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五十九章 病房之欢下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18 00:00:40   


    男人艰难抽出埋在女孩体内的肉棒。

    「小羽……」

    薛进看向女孩──此时连羽双目紧闭,眼角残留着泪痕,一双小手死死抓住白色床单,由于用力过猛,那处几乎扣出个洞来。

    男人暗自心惊,面孔覆上一层寒霜,急忙将女孩的双腿托高,低头凑近对方的私处:小花唇充血肿胀,沈浸在阴液和血渍中,显得楚楚可怜。

    薛进用手指小心的拨弄,露出黄豆粒大小的细孔。

    猩红的嫩肉带了血丝,在男人碰触的同时,细小的伤口泛起异样,疼痛和羞耻令女孩连连摇头。

    女孩用力踢动着双腿,想要将其并拢。

    「别动……让我看看……」

    连羽下意识的睁开眼睛,微微抬头去看,见男人探出一指伸向私处。

    她苍白的容颜快速爬满红霞,知道他做什么,和看到完全是两种感觉。

    女孩又羞又气,娇声喝道:「你放开,放开啊……」

    薛进充耳不闻,面无表情的将指头戳了进去,只听得女孩倒吸一口气,男人挑起眼帘,轻声问道:「疼吗?」

    尽管话语关切,但手上的动作并没停止。

    手指一路向前,在子宫口处停了下来,反复磨蹭着那片嫩肉,连羽受不了的咬紧唇瓣:也许是适应了性器的粗壮鲁莽,手指的纤长反而有些怪异。

    片刻后,男人将手指抽出,就着白帜灯光看了看:指腹处没见血色,看来只是阴道口撕裂,外加内部损伤。

    连羽很久没做爱,甬道一时难以适应,情有可原,薛进为自己继续寻欢作乐,找到了好借口。

    他微微松口气,将手指伸到女孩面前。

    「小羽,你看没事的,宝宝没事……」

    他扬起嘴角,继续道:「那么我们接着来吧,我会很小心。」

    连羽如坠深渊,内心十分抗拒肉体折磨。

    她目光中含着泪花,在男人重新将其双腿抬高直肩膀处时,微微抽泣着,发出一阵小动物似的哀鸣。

    「不……」

    她自言自语呢喃着。

    薛进知她不舒服,也不想再次硬来,想着,探出舌头,分开两片小花唇,用舌尖挑逗似的抵住小孔,或轻或重的亵玩。

    连羽双眼圆睁,只觉得一股电流从腹部传来,全身酥麻,私处微痒,不仅情不自禁娇喘起来。

    耳边传来紊乱呼吸,这刺激的薛进更为卖力。

    一边舔她的小穴,男人大手顺着女孩小腹渐渐下移,在粉嫩的双腿间,肉唇大开,弹性十足,薛进打手摸上小丘上的肉粒,缓缓揉搓。

    在男人双重攻击下,连羽受不了了。

    「啊……嗯啊……不……别弄那儿……」

    她呼吸急促,哼声不断。

    薛进收回舌头,看着满面潮红的女孩,轻佻道:「不弄哪里?在这里吗?」

    说着,将粗壮的舌头,狠狠戳进小孔,模仿性交的频率,九浅一深的插刺。

    「不……」

    连羽被快感冲击的有些眩晕,小屁股不停扭动,似是想要逃离,但反而将蜜处送的更前。

    男人被刺激的热血澎湃,手指慢慢移动,摸索着肥涨的大小肉唇,猛听到噗嗤一声:薛进抬头,舌头脱离穴口,将中指一下伸进女孩体内。

    「呜呜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

    连羽双腿微颤。

    男人抽插了片刻,又伸进一指,从缓到急抽送不止,直到送入三根后,才不再加入,而连羽有些受不住的咬紧红唇。

    这种循序渐进的法子,使得女孩比较容易接受。

    连羽双腿大开,手微微按住腹部,这似乎是本能反应,她想保护自己的肚子,而下身一缩一张,淫水直流。

    「呜呜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不要在深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  连羽语不成声。

    尽管嘴里喊着不要,可穴口被弄的瘙痒,很想男人进一步动作;薛进手上动作着,另一只却抓住自己的热铁,不甘寂寞的套弄。

    春药药力根本没有缓解,看着眼前活色生香,怎能自制。

    「宝贝,来,我们换个姿势。」

    说着薛进将手指从女孩体内抽出,拉起双眼迷离,意识不清的她。

    连羽被动的任他摆布:分胯骑在男人腰际,两条纤细白嫩的大腿,紧夹着他的劲臀,肉穴在碰到火热巨大时,才隐隐清醒过来。

    「不……」

    连羽只觉得下面是一柄刀子,怎么也不能坐下去。

    薛进感到下体像有一团火,鬼头被一股热流包围,使得他酥麻难耐,于是不顾女孩意愿,狠下心来,用力攥住女孩的纤腰往下压。

    同时屁股一挺,只听到噗嗤一声,大肉棒破关而入。

    连羽惊叫一声,只觉得下面快要被撑爆,此时插入一条大肉柱,又粗又长,慢慢探入穴底。

    此时女孩怕了,她怕被薛进的利刃刺穿。

    「叔叔……不要……嗯啊……我不行……会死的……」

    她穿着粗起,努力往上提起,就是不想对方再前进。

    薛进见她面色苍白,反应激烈,也不想逼她。

    于是稍稍撤出肉棒,慢慢顶进去,及时这样,那根粗壮的大家伙,还是令女孩心惊不已。

    「慢点,慢点……嗯……」

    女孩只觉得胀痛,不禁用力收缩下处。

    薛进低声咒骂两句:感觉自己的肉棒好似被夹断般,又痛又爽,立时脸色也难看起来,他厉声道。

    「你再不放松,我就把你的穴操烂。」

    也许是他的威胁见效,连羽的呼吸跟着轻了许多,穴口微微松开,薛进长出一口气,摆动腰部,有规律的顶动。

    肉棒始终没有顶破子宫口,就这么水磨豆腐般来回抽送。

    薛进低头看着还有小半个肉棒露在外面,不禁暗自气苦,但为了女孩和孩子着想,他还急不得。

    抽送了大概百十来下,女孩肉穴的淫水,如春潮般泛滥,顺着穴缝直流而下,滋润得男人肉棒!亮。

    再看连羽,半目微张,低声哼叫不绝于耳。

    年轻女孩欲望有限,经验不足,做爱时很少打声呻吟,除非被搞到极爽时;而成熟少妇则完全不同,她们开发,对性有强烈需求,表达快感的方式很直觉。

    见时机成熟,薛进猛然挺腰,一鼓作气将肉棒,戳进女孩子宫,与此同时,连羽大声尖叫出来。

    宫口窄小,这一下有些吃不消。

    连羽只觉得疼,她下意识的攀住男人的肩膀想要起身,薛进怎么能让她如意,一边揉着她的奶子,一边在对方耳边呢喃。

    「小羽,乖……叔叔……不动。」

    说着不动,薛进果然静止,待女孩稍稍平静,才动了动腰。

    连羽攥紧拳头,狠狠捶打他,一边红着眼睛呼呼喘气:「你……你个骗子……啊……呜呜……」

    薛进但笑不语,动作很慢,很快感觉进出没有那么困难。

    「小羽,你看你可以的,多做几次就好了,现在叔叔要开动了,疼的厉害就告诉我……」

    说着薛进的大肉棒在穴内左突右冲。

    女孩一直呼疼,男人刚开始,还注意着,可后来,实在忍受不了……春药很猛,薛进和连羽在床上做了一次,又迫她在浴室里鸳鸯戏水,刚开始连羽极力反抗,可后面快感上涌,只得乖乖享受。

    但无乱如何,她对男人的性器还是难以适应。

    医院的条件再好,也十分有限,例如这浴室并不宽敞,由于是单人间,所以洗漱用具只有一套。

    连羽梳洗完毕,薛进也不嫌弃,兀自拿起牙刷。

    他从浴室里出来时,女孩用被子将自己包里的严密,薛进嗤笑一声,也没搭理:再怎么遮,都没用,都是我的。

    薛进很无耻的想着,他用里面唯一一条毛巾擦着滴水的头发,悠闲的来到床边,拉开被子的一角,滚了进去。

    连羽没动,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房间的某一角。

    自己的全身都是爱欲后的痕迹,尤其是双腿间,更是动一下就疼,而这一切都是拜身后的男人所赐。

    她有些想不明白,过了这么久,自己怎么又陷入这种难堪的境地。

    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怜委屈,同时对方才沈迷情欲,分外不齿,明明那么大的东西,自己那么小,怎么就……就……舒服了呢这是女孩一直想不明白的,但初始的痛楚也十分明显,连羽暗自叹气,看来习惯真是个奇妙的东西:本来看着叔叔不顺眼,可这些日子下来,也相安无事,如果不想他做过的某些情,也不是不可忍受。

    正在这时,一只手臂伸了过来,搭在女孩腰际。

    连羽大都自己睡,对跟人同床很不习惯,但夜已经很深,赶人走,怕是赶不了,所以只得闭上眼睛。

    「关灯。」

    她淡淡道。

    薛进没有动作,顶着女孩的后脑勺,微微出神。

    平时男人作息很规律,此时早已入睡,如今欲望得到纾解,头脑特别清醒,他很珍惜跟女孩独处时光。

    「我准备离婚了。」

    薛进声音很轻,几乎像自言自语。

    连羽倏地睁开眼炯,眼珠在眼眶里转了几圈。

    她没听错吧,他离婚跟她有什么关系?随即想到那天,哥哥同薛进的对话,难道他是为自己离婚的?

    连羽不动声色,但心里七上八下。

    她从没想过跟薛进长久,总等待着某个时机,摆脱这尴尬不平境地,可绕了一圈,自己还在他身边。

    「小羽,等你把孩子生下来,我们就去办手续。」

    薛进将头埋在女孩的秀发中──刚沐浴完,薰衣草的味道让男人安心。

    连羽浑身一僵,办手续?

    这一夜连羽几乎彻夜未眠,辗转反则想着薛进的话,而男人丝毫不受影响,一直睡的很沈。

    同样的一天,连俊也受了打击。

    连羽的身体逐渐康复,白天时,连俊不用整天陪护──女孩先前身体不方便,青年担心护士伺候不周,所以凡事亲力亲为,只有晚上掐着点过去。

    为得是防护薛进做出无礼之举。

    他打扮停当,刚想出门,就接到陈林电话,对方希望他能过去公司找他,问有什么事,陈林避而不答。

    连俊想着马三的嘴脸,以及陈林的妻子,原本思念的心情淡了下去。

    他是个傻瓜,全世界的人都当自己是笑话,陈林结婚了,还要外人来告诉自己,他根本不懂得尊重人。

    也是,陈林何时给予他平等和自由?

    连俊想了想,也不觉得陈林有何要事,再加上心情不好,所以决定不过去,驱车前往医院,可在半路上陈林的电话再次打来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